第三十七章 巧取豪夺 财神彩票app:七绝剑 卧龙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13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雷飞就出外而去,洪不发也相继离开,只留李寒秋一人在店中守护。当下心中暗道:“我如能借此刻时光去那丁佩住的荒祠之中,说明内情,他如确在守那灵芝,也可带着灵芝早些离开此地,如若不是守护灵芝,似是也不用守在那荒祠中了。” 心念一转,正待起身离去,雷飞却适时推门而人,道:“洪兄呢?” 李寒秋道:“雷兄出门之后,他就随后而去,迄今尚未归来。” 雷飞缓缓坐了下去,道:“金陵城中,各大门派留下的暗记十分杂乱,最妙的是有很多暗记,已被人毁去。” 李寒秋道:“有人居间破坏?” 雷飞道:“不错,但他们无法毁去许多,仍然留下不少。”微微一笑,接道:“那洪不发肯找我合作,其用心也就在想借重我这一方面的才能。” 李寒秋道:“那洪不发为人如何?” 雷飞道:“不算坏人,只是行事为人稍显自私一些而已。”脸色突转严肃,接道:“兄弟适才查看各大门派留下的暗记,发现昨夜已然爆发了一起冲突!” 李寒秋道:“那两家门派有了冲突?” 雷飞道:“那暗记是武当门下所留,但却未说明和那家冲突,只不过武当门下,有两个人受了重伤。” 李寒秋道:“他们受伤之事,也在暗记中说出来么?” 雷飞道:“那只是两个暗号,代表着有两人受了重伤。” 李寒秋道:“他们受伤之事在暗记中划出,用心何在?” 雷飞道:“紧急召集武当门中人,前往会合。” 李寒秋道:“这么说来,雷兄已知晓那武当派受伤者现居何处?” 雷飞点点头,道:“是的,我想去查看一下,但又恐引起误会。” 李寒秋缓缓说道:“这件事很重要么?” 雷飞道:“很重要,如若我推想不错,武当派已然接近那灵芝所主,所以才引起这场凶险的恶斗。” 李寒秋心中暗道:“那荒祠之中,只有丁佩一人,哪来的许多人拦阻武当派呢?就算加上了那位娟儿,也不过是两个人啊!此事必得设法问个明白不可。”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听雷兄之言,似乎是有着很多武林高手,在保护那株灵芝,是么?” 雷飞道:“好像如此……”语声一顿,接道:“依照常理而论,守灵芝之人,决然不会很多,但此番拦击武当派的人,似乎不少。那洪不发曾经说过,目下云集于金陵的,似乎是还有一股很奇怪而又很大的实力,在保护那株灵芝。” 李寒秋道:“好叫在下不解,那些人为什么要帮忙守护那灵芝呢?” 他心中若有所指,口气中亦显得言之有物。 雷飞怔了一怔,道:“哪些人?”李寒秋自知说漏了嘴,急急改口说道:“那一股又奇怪、又强大的实力。”雷飞道:“也许他们是受邀而来。也许那灵芝就是他们所有,也许是他们想独吞灵芝,所以不允别人接近。”李寒秋道:“雷兄又何以知道那些人是保护灵芝呢?又怎知他们力量十分强大呢?”雷飞道:“很简单,金陵城中云集着这么多门派高手,但大家都一直避免冲突,闹出真刀真枪的搏斗之局,除非是情非得已,那些人已然接近了灵芝,那保护者才不得不挺身而出。”语声一顿,接道:“武当在江湖上的声望,仅次于少林,这番派来金陵之人,当是派中精锐高手,但却被人击败,并已为人所伤,所以,可以证明那阻击力量十分强大。” 李寒秋点点头,道:“雷兄高论,兄弟敬服。” 雷飞道:“眼下如若咱们找到武当派宿住之地,当可探出他们搏斗之地。” 李寒秋道:“那和灵芝何关?” 雷飞道:“那地方已然很接近灵芝,至少,是行向灵芝要道,所以,咱们非得设法找出他们交手所在不可。” 只听一阵轻微的步履声,传了过来。 雷飞蓄势戒备,沉声问道:“什么人?” 来人应道:“我!雷兄弟早回来了么?” 雷飞打开室门,道:“洪兄,可曾探听到什么消息么?” 洪不发道:“有,关于武当派……” 雷飞道:“可是武当派和人相斗的事?” 洪不发道:“不错啊!雷兄已经知晓了?” 雷飞道:“虽知此事,但还未找出他们在何处动手。” 洪不发微微一叹,道:“昨夜和武当派搏斗之人,又是那会武馆主派出的人手。” 雷飞低声说道:“此事非同小可,洪兄如非亲眼所见,不能妄作测断。” 洪不发道:“虽非我亲自看到,但却和亲自看到一样。” 雷飞道:“可是洪兄埋伏在会武馆主附近两个弟子瞧到的么?” 洪不发道:“不错,会武馆主家中的一举一动,都已在我监视之下。”语声一顿,接道:“昨夜二更时分,会武馆主家中派出了十二个劲装高手,但四更回程中却只有十人,其中两个,还被人背着,显然,那是受了很重的伤。”雷飞道:“如若你那两位徒弟没有看错,大概是不会错了。” 洪不发道:“目下咱们已有几点可以确定。” 雷飞道:“兄弟洗耳恭听。” 洪不发道:“第一是居中作祟的已可证明是会武馆主,而且也这说明了那灵芝的传言,八成是确有其事;第二是会武馆已然变质,不复当年超然于武林各大门派的地位;第三是目下金陵各大门派的活动,似是已全人了会武馆主掌握,一切都在那会武馆主的监视之下。” 雷飞点点头,道:“还有一桩事,只怕洪兄没有想到。” 洪不发道:“什么事?” 雷飞道:“这些时日中各方都一直在避开正面冲突,那会武馆主既然已掌握了全局,怎肯这般轻率地出手?” 洪不发道:“唉!可惜的是兄弟只能监视那会武馆主家中举动,无法追踪他们分出人手的行动了。” 雷飞道:“不用分人追踪,也不难猜中。” 洪不发道:“愿闻高见。” 雷飞道:“定是武当派中人,已找出那灵芝线索,至少,他们接近了灵芝,才引起会武馆主动武的决心。” 洪不发沉吟了一阵,道:“不错,目下应该追查那武当门昨宵在哪里动手,咱们立刻行动。” 雷飞道:“不可操之过急。” 洪不发道:“为什么?” 雷飞道:“兄弟适才在街头查看各大门派留下的暗记,见到了武当派留下的暗记。” 洪不发道:“说明什么?” 雷飞道:“那暗记在召请武当门中人集会于指定之地。”沉吟了一阵,道:“这说明了,除了昨夜和会武馆主派出人物搏斗的武当人物之外,还有一批武当门下人物,在金陵城中。” 洪不发道:“有道理。” 雷飞道:“武当派中人,既然发出了求救之讯,定然有了很重的伤亡。此刻,金陵地面上的武当派中人,只怕都已经集中于他们约定之地,如是我们此刻派人前往窥探,被武当派中人发觉,正好替会武馆背上这个黑锅。”洪不发道:“这个,虽有道理,但咱们也不能就此住手不问啊!”雷飞道:“如若咱们三人,也算参与夺取灵芝的一派,那将是实力最弱的一派,至少,我们人手最少,不能应付乱局。” 洪不发道:“雷兄之意呢?” 雷飞道:“咱们只能着重斗智,说明白一些,就是要取巧。” 洪不发道:“话是不错,但也得有所行动才行,难道坐在家中等机会不成?” 雷飞道:“眼下是白昼时分,各大门派,都在勘查路道,夜间才有行动,今晚咱们一齐出手,身历一下目前的混乱形势。” 李寒秋道:“如是一团乱局,于事何补呢?” 雷飞道:“对咱们而言,愈乱愈好。不过,咱们在出动之前,必得先有计划准备。” 洪不发道:“好!我们听从雷兄调度。” 雷飞道:“调度倒不敢当,但咱们如能先有一个计划,才不致被卷人乱局之中。” 洪不发道:“雷兄想必是早已胸有成竹了?” 雷飞道:“兄弟曾经想出应付之法,说出来咱们仔细商讨一下。”语声一顿,接道:“目下金陵城中,各方武林人物,大都在夜间出动,白昼时分,只有各方派出的耳目在活动。如是兄弟的料断不错,今夜武当门下,必有举动。同时,会武馆主方面,亦必将出动高手,设法诱阻武当门下,其他各大门派,也都将推举高手,赶往察看,但大家都将避免正式卷入漩涡之中,以求保存实力,准备最后出手,夺取灵芝。” 洪不发点点头,应道:“雷兄分析,大有道理。” 李寒秋道:“咱们应该如何,雷兄似是还未提到。” 雷飞道:“赶往察看,却应亟力避免卷人纷争之中,除了保命之外不要出手。” 洪不发道:“就依雷兄之意。” 三人计议妥当,盘坐调息,直待初更过后,雷飞才解开包裹,取出三套深蓝色劲装,说道:“这里有三套衣服,咱们分别穿上。” 李寒秋道:“在下一直是穿着一袭长衫。” 雷飞接道:“不行,今夜一定要换,咱们可能会杂入夜行人群之中,必然穿着夜行衣服,才不觉特殊。” 李寒秋道:“好!在下换过就是。” 雷飞又取出三条白绢,分给两人道:“缠在左腕之上,以便无法讲话时,分辨身份之用。” 洪不发道:“就以本来面目出现么?” 雷飞道:“最好能带上人皮面具,兄弟只有两个,不敷分配。” 洪不发笑道:“不要紧,我有易容药物。” 雷飞取出一套人皮面具,交给李寒秋,那是一个姜黄色的面孔,看上去似大病初愈一般。 三人结束停当,雷飞又道:“带上兵刃、暗器,以备迎敌之用。”语声微停,接道:“我替两位带路,咱们保持五尺到一丈的距离。” 推开窗子,飞入厅院。 李寒秋紧跟雷飞身后而出,洪不发断后而行。 雷飞跃上屋顶,抬头望望天色,只见浮云流动,月儿忽隐忽现。 他辨识了一下方向,纵身而起,直向正南方向行去。 三人都是武林一流身手,暗淡夜色中,有如三道轻烟一般。 雷飞带路,翻墙越屋,一口气走出四五里左右,才停在一座屋面上。 这时,正有着一片浮云,掩去了关上明月。 雷飞伏在一片瓦屋的屋脊之上,双目神凝,盯注在五丈外一座高墙大宅之中。 洪不发望了那高大宅院一眼,低声对雷飞说道:“雷兄,那是什么所在?” 雷飞道:“武当派中人就住在那座高大的宅院之中。” 洪不发道:“奇怪啊!那不是一座住户人家么?” 雷飞点点头,道:“不错,如若我推断不错,那住户可能是武当派中俗家弟子的宅院。” 洪不发抬头看看天色,道:“时间似乎是早了一些。” 雷飞道:“只有咱们早来一点,才能瞧出来龙去脉诸般变化。” 就在两人谈话之间,突然见那高大的宅院中,飞起了四条人影,一线奔行,直扑东北。 洪不发急急说道:“可要追赶么?” 雷飞摇摇头,道:“不用慌。” 洪不发奇道:“为什么?” 雷飞道:“我想他们还有第二批人手。” 果然,过不了多久时刻,又有三条人影,跃出宅院,依照那四人去路奔去。 雷飞道:“追吧!”当先起身,追了下去。 洪不发对雷飞处处要牵上李寒秋一事,心中大为不满,但又不便当面反驳,心中暗道:“不论他是否真是‘七绝魔剑’传人,但这年纪,能有多大成就,雷飞处处要拖着他,不知是何用心?何不借这一阵疾奔,看看他轻功如何?如是他追赶不上,也好折辱他一番,使他知难而退。” 心念一转,低声说道:“咱们走快一些。” 话出口,人却疾如流星地加快脚步。 雷飞有神偷之誉,轻功造诣特佳,奔行神速,江湖上是无人不知;脚下加力,和洪不发并肩而行。【.李寒秋一提气,紧追雷飞,三条人影,夜色中,有如三道流矢。 雷飞见多识广,洪不发一加快脚步,已知他用心何在。但李寒秋却不解那洪不发的用心,一面奔行,一面说道:“雷兄,小弟有一事请教。” 雷飞道:“什么事?” 李寒秋道:“雷兄怎知他们还有第二批人手?” 雷飞笑道:“武当派中,有一种使武林侧目的合击剑阵,原为五行剑阵,近年又增加了两人,称为‘北斗七星剑阵’。昨天他们吃了大亏,今天必然有备,如是他们五人同行,他是准备以五行剑阵拒敌了,只行四人,必然还有第二批人手追踪。” 李寒秋道:“原来如此。” 洪不发暗中观察,只见那李寒秋不但毫无全力奔行之意,而且神情轻松,言笑自若,分明是尚有余力可以增加行速。心中暗道:“瞧不出这年轻人有如此功力。” 三人奔行过快,已然走近那三条人影。 显然,前面奔行的三人,已发觉了有人追踪,陡然停了下来。 雷飞低声说道:“不要停下,一直走过去。” 洪不发、李寒秋应了一声,掠着三个人疾奔而过。 李寒秋目光一转,只见那三个人竟然都穿着劲装,背插长剑。 心中暗自奇道:“武当门下,大都身着道装,怎的此刻竟然身着劲装?” 三个劲装人也未拦住雷飞等,只是瞧着他疾奔而过。 雷飞似已胸有成竹,不再等候三人,越城而出,直奔东北。 又奔片刻,已到城郊,触目荒草,已然不见房舍。 李寒秋回顾了一眼,心中一动,暗道:“这不正是行向那丁佩的荒祠之路么?” 忖思之间,来到一处岔路口处。 雷飞停下脚步,道:“往哪里走,在下就不知道了。” 李寒秋目光转动,四下打量了一眼,心中暗道:“左面一条路,就是通往那荒祠之路。但我和那了佩相处甚好,而且内情未明,自是不愿说出。” 洪不发道:“那先行的四个武当弟子,不知行向了何处?” 雷飞望望天色,道:“此刻时光还早,咱们先找个隐身之地藏起来,暗中瞧着,四人定然已和另外三人约好,不难找出他们去向。” 洪不发道:“那边一丛荒草,咱们躲到那边去吧!” 雷飞道:“最好是分开隐藏。”奔向一棵大树,纵身而上。 洪不发一指那草丛,说道:“在下藏身那草丛之中。”疾奔而入,隐人草中——

雷飞和洪不发在谈论往事,李寒秋却在暗中忖道:“那丁佩一人住在荒词之中,看来八成是和那灵芝之事有关了。难道他守在那里,就是在守护灵芝不成?” 心中念转,却隐着未说出口来。 但闻雷飞说道:“各大门派大都派遣了高手到此,那是显然对此事十分重视。” 洪不发点点头,道:“那灵芝太过珍贵,自然是人人想得。不过,用心也许有所不同。” 雷飞道:“有何不同之处?” 洪不发道:“以少林为例吧!如若在少林寺中,再加上了一株成形的灵芝,少林寺在武林中受人景仰的地位,必将是更进一层了。” 雷飞道:“是啦!洪兄之意是说,有人想那灵芝服用,以增功力。有人却想保护这一株天地精华孕育而生的奇珍,使它不受伤害,长存人间。” 洪不发道:“兄弟只是如此推想,但却毫无所本,是否如此,那是很难说了。” 雷飞道:“至少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金陵城中各方豪杰,形成这一股汹涌暗流,定和那灵芝有关,是不会错了。” 洪不发道:“也许还有别的原因,但兄弟一直没有发现。”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这找寻灵芝一事,参与之人,不下十余起,而且每一起的领导人物,似都是各该门派中优秀人物,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亦都有着过人的智慧,所以,暗流汹涌虽急,还未闹出大规模的搏杀惨剧。” 洪不发轻轻叹息一声,道:“这场惨剧免不了,现在所以暂时能够避免的原因,正如雷兄所说,那是因为各方领导人物,都是各大门派中优秀人物,他们在未找到那灵芝之前,不肯轻率炫耀实力,也不愿轻易和人火拚……”仰脸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另外有一桩奇怪之处,叫兄弟想它不透。” 雷飞道:“什么事?” 洪不发道:“似是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从中阻挠,而且常常放布疑阵,想引起各大门派火拚,好的是各大门派中领导人物,都还能自我节制,要不然,只怕早已有数次流血冲突了。” 雷飞微微一笑,道:“洪兄想已查出那一股重大的阻挠力量是谁了?” 洪不发道:“找出一点眉目,但确是令人难以置信。” 雷飞道:“是谁呢?” 洪不发道:“一向不卷人江湖恩怨是非的会武馆主……” 雷飞淡淡一笑,接道:“他一手掩盖天下英雄耳目,欺骗天下英雄很多年,这人的本领,也是够大的了。” 洪不发神色肃然地说道:“那位‘会武馆主’的武功不弱。” 雷飞口齿启动,欲要接口,但他突然又忍了下去。 洪不发目光盯注在雷飞脸上,缓缓说道:“雷兄有识辨天下各门各派的暗记之能,想来对金陵目下形势,定然十分清楚了?” 雷飞道:“各门派率队之人,都是各门派中一时之选。因此,真的机密内情,很少外泄。兄弟还是今日听到,他们是为灵芝而来。” 洪不发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么说来,雷兄并非是为那灵芝而来了?” 雷飞道:“在此之前,兄弟是根本不知有此灵芝的事。” 洪不发道:“雷兄现在知晓了,不知作何打算?” 雷飞道:“兄弟没有打算。” 洪不发微微一笑,道:“此刻金陵至少有十股以上的力道在冲突,如若雷兄一人,不觉着有些势单力孤么?”目光一掠李寒秋,接道:“就算这位李世兄和你合作,只怕也仍然无法和别人强大的实力对抗。”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人说此言,不知是何用心?” 但闻洪不发又道:“兄弟自信一生磊落,但对那灵芝……”话至此处,突然住口不言。 雷飞缓缓接道:“洪兄可也是动了谋夺那灵芝之心?” 洪不发道:“雷兄猜得不错。”语声一顿,又道:“那成形灵芝,非是一般鉴赏品玩之物,如是能够得到服用,可增长六十年以上功力。” 雷飞道:“有这等功效么?” 洪不发道:“兄弟还保留很多,不敢全部说出。” 雷飞道:“洪兄可是想说服兄弟?” 洪不发道:“是的,我想和你合作。” 雷飞道:“如何一个合作之法?” 洪不发道:“咱们合力谋图那成形灵芝,到手之后,平分食用。” 雷飞微微一笑,回顾了李寒秋一眼,接道:“洪兄,兄弟还有一位朋友啊!” 洪不发略一沉吟,道:“如分成三份,不知它效用如何?自然,李世兄如若愿意,兄弟仍然欢迎李世兄加入。” 李寒秋不知如何答覆,望望雷飞,默然不语。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洪兄可是单人匹马在金陵么?” 洪不发道:“除我之外,还有我两个徒弟。”抬头望了雷飞一眼,接道:“如若我要找人相助,顷刻之间,可召来数十位高手,但我不愿和他们合作。” 雷飞道:“可是因那灵芝无法分配之故?” 洪不发道:“自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在这等群豪竞争的局面之下,武功已非决定成败的主要因素,必须要机智和武功兼具之人才成,而且智谋要重过武功。雷兄不但是智谋过人,而且武功亦算得当今第一流的身手,所以,当兄弟和雷兄相遇之后,就决定和雷兄合作了,才告诉雷兄居住之处。” 雷飞淡淡一笑,道:“承洪兄这般看重兄弟,兄弟是却之不恭了。”目光转到李寒秋的脸上,笑道:“李兄弟意下如何呢?是否也愿和这位洪兄合作?” 李寒秋只觉谋图别人之物,心中有些不安,一时间,想不出该当如何才好,沉吟了良久,答不出话来。 洪不发轻轻咳了一声,道:“人各有志,如若李兄觉着我等所为所作,有些不妥,那就悉凭李兄之意了。愿和我等合作,我等固然是欢迎,如是不愿和我等合作,我等亦不勉强。” 李寒秋望了雷飞一眼,道:“雷兄,兄弟想问一句不当之言。” 雷飞道:“李兄弟尽管请说。” 李寒秋道:“如若那灵芝,此刻已为人所有,咱们此举当是不当?” 雷飞道:“如若已为人所据有,咱们抢夺别人之物,那是有些不当了。” 洪不发接道:“就兄弟所知,那灵芝目下尚是无主之物,自然,有些人可能强词狡辩,说那灵芝已为他所有。” 雷飞道:“这有无之间,乃是有着很大的学问,怎样才算为人所有呢?” 李寒秋道:“这个,似是很难说了,如是那灵芝早已为人发现,派人守护,是否算为人所有呢?” 洪不发道:“不算。” 李寒秋道:“那要如何才算?” 洪不发道:“他应该取到手中,移置他处,如若真有一个人已经据有灵芝,他应该早日携灵芝离开金陵,明知此地纷乱无比,为何又要留此呢?”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话说得也有道理,如若那丁佩当真是守护着灵芝,又为何不移往别处呢?” 但闻洪不发说道:“在下想和雷兄合作,共谋灵芝,并非是只为贪饭私欲。” 李寒秋心中暗道:“你明明是想夺取灵芝,以增功力,偏又说并非贪饱私欲,难道这还和武林大事有关不成?” 他不知那洪不发的来历身份,故而隐忍未言。 雷飞道:“洪兄此言,兄弟有些不太明白。” 洪不发微微一笑,道:“因为那成形灵芝,乃天地间精华孕育而成,所以、它具有了不世神效,不论何人,只要能得而服之,除了延年益寿之外,习武人,至少可增一甲子的功力。六十年的功力,那是吓人听闻的成就,最上乘伐毛洗髓之学,也难有这等神力,大自然育成的神物,绝非任何人力能够比拟。”雷飞接道:“这个,兄弟已经了解了,成形灵芝,千年难遇,自然是珍贵得很。但咱们心存谋图,据为己有,而且还想分而食之,如是硬说不是为己,难道那是为人不成?”李寒秋心中暗暗赞道:“痛快,痛快,他虽有神偷之号,但却不失侠义情操。” 只听洪不发说道:“是的,咱们谋图灵芝,期偿私愿,非是为人,但咱们自信,还不致为恶江湖。如是那成形灵芝,落于好人之手,也还罢了,万一被那些阴险恶毒之辈得去,不但大增了他本身的功力,也加强了他为恶实力。人生几何,六十年是何等悠长,兄弟不敢说,服下那灵芝之后,立即将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但他有此基础,只要再稍加修为,必将成为武林中一株奇葩,咱们如能夺得灵芝,至少可断去为恶之源。” 李寒秋心中暗道:“这理由虽然牵强,但也并非是全无道理。” 雷飞淡淡一笑,道:“洪兄,就你看法,谋夺灵芝是否要经历一番恶斗?” 洪不发道:“自然难免。” 雷飞道:“如是免不了一番恶斗,咱们非得请这位李兄加盟不可。”语声一顿,接道:“不是兄弟捧这位李兄弟,论江湖经验,他不如咱们,但如要真枪真刀和人动手,咱们两个人也未必是他之敌。” 李寒秋急急说道:“雷兄言重了,这个叫兄弟如何敢当。” 雷飞道:“七绝魔到武林中谁不敬畏。” 李寒秋道:“但兄弟才智过拙,虽有名师,但却未出高徒。” 雷飞道:“李兄弟不用谦辞,兄弟已知李兄弟的成就了。” 洪不发肃然说道:“为武林大局着想,我等极欢迎李兄弟加盟。” 李寒秋沉吟了一阵,道:“两位如此看重李某,兄弟是感激不尽了。不过,兄弟有几句话,不得不当面说明。”。 雷飞道:“好!李兄弟情说,我等洗耳恭听。” 李寒秋道:“兄弟身负血海大仇,志在报仇,参与谋夺灵芝一事,非我之志。但就近观察所得,武林中道义沦丧,邪魔高张,兄弟那两位主要敌手,江南双侠,实是江南地面盗匪首脑,那灵芝既然关系武林大局,兄弟自不能坐视,要我答应可以,但必得有几个条件。” 雷飞道:“什么条件?” 李寒秋道:“第一,灵芝如已有主时,兄弟就不出手夺取。” 洪不发道:“还有?” 李寒秋道:“第二件,那灵芝如是落于正人君子之手,兄弟也不能助两位夺取。” 雷飞道:“兄弟同意,但不知洪兄意下如何?” 洪不发道:“雷兄既然同意了,兄弟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李寒秋道:“两位如肯答应,兄弟就应邀入盟,如是确有碍难之处,兄弟就只好不加入了。” 雷飞道:“李兄弟必须参加我们实力已够单薄,如若李见再不参加,咱们只有两个人了。” 洪不发一心想攀住雷飞,那雷飞却又一把拖住了李寒秋。 李寒秋轻轻咳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兄弟就恭敬不如从命。” 雷飞道:“那很好。”目光转到洪不发的脸上,接道:“洪兄,可是早已胸有成竹了么?” 洪不发微微一笑,道:“兄弟倒是找出一点眉目,只不过还未确定而已。”” 雷飞道:“现在咱们已经合作了,洪兄有什么话亦可畅所欲言了。” 洪不发道:“那会武馆主,暗中派出了很多人,故布疑阵,乱人耳目。所以金陵城中,显得特别的混乱,固然是武林人物云集过多,但会武馆主从中捣乱,到处模仿各大门派留下的暗记,亦是原因之一。” 雷飞道:“原来如此,无怪我看到满街暗号,杂乱无章,有些根本就似是而非,叫人眼花撩乱,莫可分辨。” 洪不发道:“兄弟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发觉了这番隐秘,因此,在下就冒险找上了会武馆主。” 雷飞道:“那会武馆主,可是操纵此事的主要人物么?” 洪不发道:“这个,兄弟不敢妄言,不过领导一部分高人从中捣乱的,确是会武馆主。” 雷飞道:“洪兄发现了什么证据?” 洪不发道:“兄弟发觉了由那会武馆主领导之后,就设法混入那会武馆主的宿住之处,暗中查看。” 雷飞道:“是了,适才洪兄受伤,可就是在会武馆主的宅院中么?” 洪不发道:“兄弟虽然受了点轻伤,但却探听出一点隐秘。” 雷飞道:“可是和那灵芝有关么?” 洪不发道:“不错,兄弟听他们谈到栽育灵芝之地,似乎是在金陵城郊,一座荒凉之地。” 李寒秋心中一动,暗道:“金陵城郊,一处荒凉之地,那八成是说丁佩住的荒祠了。” 但闻雷飞说道:“那地方是什么所在,洪兄探明白了么?” 洪不发道:“兄弟正听之时,被他们发觉,立时合围上来,形势迫人,只好动手相搏,打了一架,幸好我戴着面具,未暴露真正面目,恶斗了数十招后,被我破围而出,但却受了一点轻伤。” 雷飞本想说出昨夜所见,那会武馆主的家中此刻还住着江湖上一流魔头,你能活着出来,那已是很运气的事了。 一但话到口边,却又忍了下去,改口说道:”洪兄,兄弟对咱们夺取灵芝一事,有一点意见。” 洪不发道:“雷兄有何高见,尽管清说。” 雷飞道:“如果咱们心有挂虑,不以灵芝为念,也未存谋得之心,不难纵横自如于群豪云集金陵地区。但咱们此刻心有所属,那就不同了。照兄弟看法,咱们实力,谈不上强大二字,因此兄弟主张,咱们只宜智取,不能豪夺。” 洪不发道:“雷兄之见,和我一般,在下遇上雷兄时,已然生出借重雷兄智慧之心了。” 雷飞道:“洪兄言重了。” 洪不发长吁一口气,道:“就兄弟追查所得,目下金陵城中的高手虽多,但因那会武馆主兼得地理之利似是对灵芝知晓较多,咱们追查灵芝下落一事,还得从那会武馆主身上着手。” 雷飞沉吟了一阵,道:“洪兄,你曾听到那灵芝在一处荒凉所在,想必知晓在哪个方向了?” 洪不发道:“这个倒未听到,只有暗中监视那会武馆主的行动,追查那灵芝下落。” 雷飞道:“好吧!咱们今宵好好休息一夜,明日再行出去查访。” 李寒秋心中却在暗打主意道:“不知那丁佩是否在看守灵芝?但我得设法通知他一声才是。”心中念转,口却未言。 雷飞目光转到洪不发的脸上,道:“洪兄,两位高足,现在何处?“ 洪不发道:“埋伏在那会武馆的住宅附近。” 雷飞道:“不怕被他们瞧出破绽么?” 洪不发道:“不要紧,他们都经过易容打扮,不易分辨。” 雷飞道:“但愿上天保佑他们。”——

本文由财神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七章 巧取豪夺 财神彩票app:七绝剑 卧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