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草样年华Ⅱ 孙睿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22

16 复习的某一天,乔巧打来电话。 我手机上显示的是十一位阿拉伯数字,她电话没有被我存进手机。 我存的都是经常联系的朋友或同学的电话,很多有过一面之交的人的号码,被我记在一个本上,这个本子对我并不重要,即使丢失,也无关痛痒,因为上面记录的电话可能我这辈子也不会用到,乔巧的电话就在其中。我这时并没有和她成为朋友的愿望,仅仅把她看作是生活中诸多擦肩而过的路人之一,没想到她把我认真对待了。 乔巧在电话里问我:“生活的出路找到了吗?” 我说:“找到了,不知道是否平坦。” 乔巧问:“一条什么样的路?” 我说:“考研,目前惟一的出路。” 乔巧说:“任重道远啊。” 我说:“我已经做好了铲妖除怪、披荆斩棘的准备,这几天我一直在和英语单词做斗争,可惜收获寥寥。现在正练听力呢。” 乔巧说:“你确信能通过初试吗,第一次看见对自己如此有信心的人,革命斗争忌讳的就是盲目乐观。” 我说:“我悲观还来不及呢,一点儿把握都没有,所以这不练习听力嘛。” 乔巧说:“英语初试不考听力你不知道?” 我说:“啊?!还不考什么,赶紧跟我说说,作文还考吗?” 乔巧说:“都考,就是取消了听力,又加了一篇作文和完形填句。” 我说:“幸亏现在提醒我了,要是考试前一天才知道这个事儿,我非哭不可,差点儿南辕北辙。” 乔巧说:“有没有想过复习的捷径?” 我说:“考虑过,但是考场制度严格,作弊无从下手。” 乔巧说:“这是什么思维,不作弊就没有办法了吗?” 我说:“难道你认识出题的老师?” 乔巧说:“为什么你总往不劳而获的方面想。” 我说:“我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 乔巧说:“书山有路勤为径,你得靠自己的努力。” 我说:“还以为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说了等于没说,这个道理我从上小学的第一天起就懂。” 乔巧说:“可是不能做无用功,劲儿得用对地方,阿基米得为什么说他能撬起地球,就是因为知道应该在什么地方使劲。”然后喘了口气说,“像你这样在家闭门造车不管用,学校有个考研辅导班,都是名师讲课,针对性强,告诉你什么是重点,什么可以不用看,我已经报名了。” 我说:“我不用他告诉,我把大纲里要求的都看了,非重点也当重点对待,不信考不过。”我一直都认为开办那些辅导班的惟一目的就是挣钱,至于对考研究竟有多大帮助,另当别论。 乔巧说:“你有病啊,能省事儿干吗不省,省下时间和精力干什么不好。” 我说:“我精力旺盛,浪费还浪费不过来呢。” 乔巧说:“那我不管你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我说:“多谢关心,你我都准备考研,时间挺紧的,没事儿就别打电话了……”还没说完,那边就挂了。 不知道是她手机没电了,还是生气了。不愿意理我更好,我正不想被人干扰,对不熟悉的人和没有感情或友谊基础的人一概敬而远之。以前总以为人认识得越多越好,朋友越多越牛逼,但后来发现,并非如此,结识的大部分人并不能当作朋友,只是杂人,这样的人认识太多是浪费生命。我现在的人生观是:一个星期多看一本书,比多见一个陌生人对自己更有益。 对于乔巧,我的态度是:到此为止,不必深交。出于她相貌尚好的考虑,即使浪费一点点时间和生命也无妨,所以下次再打电话或见面的话,聊上几句并不为过,如果没有这一点考虑,我可以索性把她忘掉。 我按自己习惯的方式,一直在家复习。直到有一天看到《北京晚报》,上面说考研大军正全力以赴进入备战阶段,许多外地考生已经进驻北京,参加各种辅导班,斗志昂扬,磨刀霍霍,势在必得。 看完吓一大跳,我最怕这样的人了,干点儿什么事儿都跟玩命似的,我喜欢顺其自然。但既然对手都这样,我也不能无所谓了,得有所行动。 该买的书差不多齐了,就差参加辅导班了。这些班对考生是否有帮助,不好说。有人没上就考上了,有人上三种班也考不上。它的作用并不直接在知识的掌握上,而更多在心理上,就像伟哥之于男人———我始终认为这种药是作用在心理而不是生理上,如果把巧克力豆当伟哥吃下去了,说不定效果会更好———如果没有参加辅导班,就会缺乏信心,好比一个知道自己有问题的阳痿患者,越想着自己不行,就越是不行。而如果上全了所有辅导班,不能说你是实力最强的,但至少是最自信的。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上,就为了给自己个交代,落榜无憾。 为了不成为考研成功率的分母,我给乔巧打了电话:“现在报名还来得及吗?” 17 我和乔巧报名上了考研班。 在考研班里,有个老师小有名气,在诸多辅导班招揽生意的海报上都能看到他的名字,号称押题命中率百分之八十,如同一部商业电影为了卖座而请来的明星。他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透露了押题准确的原因:他和出题的老师住对门,对出题老师的秉性比较了解,知道对方关心的话题,这往往就是出题的方向,而且每到出题前夕,他都要去找出题的老师喝酒,争取把对方灌趴下,好套出一些内幕,还经常让自己老婆和出题老师的老婆一起拉家常、逛商场,询问对方的丈夫睡觉的时候都说些什么和政治有关的梦话,除此之外,他的书房和出题老师的书房仅一墙之隔,出题老师有每写出一道题后都朗读一遍的习惯,却不知隔墙有耳,对门正带着听诊器贴在墙上偷听,然后把各种途径听来的消息综合汇总,差不多就是考试卷子了。 这样一说,自然少不了掌声,学生们都以为遇到了救世主,考试通过有望了。但是后面的讲课,却让众人大失所望,差不多每页都有重点,每段都要求记忆,照这样下去,辅导班上与不上并没有区别,反正书上有的都画了,还不如自己回家背。我们知道考的东西都在书上,但更想知道书上哪些内容不考。 老师对此的答复却是:“没有办法,出题老师喝酒的时候和我说了很多话,他老婆和我老婆逛商场的时候也讲个没完没了,我经常听到他在书房里成段成段地朗诵课本,这些信息哪一条都不能不重视,大家就多用点儿功,多花些时间来背吧。”台下立即发出无数声叹息,怨声载道。 好在这个老师把控现场的能力较强,知道下面有了情绪,便像讨好女朋友一样,开始讨好学生,拿蒋介石和他老婆开了几个玩笑,引得众人一笑,气氛暂时轻松了。后面每讲一个知识点,都由此引出一个笑话,这种讲课风格十分取悦学生,渐渐和学生打成一片,没有了距离。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下课铃响了。 18 一个周末,我和乔巧下了考研班去书店买书,老师推荐了一本《当代世界政治经济》让买来背。今年又是世界局势动荡的一年,恐怖分子猖獗,中东地区政局不稳定,拉登尚未抓 住,欠揍的小日本敢向联合国耍牛逼,特别是美国,居然想做全世界的主人,大家怎么可能答应……这些事情搞得当代世界政治经济局势一塌糊涂,我真希望要么一切趋于平稳,考试不用考,要么世界大战赶紧打起来,这样一来还考他妈什么试啊。 按平时的习惯,每周末乔巧都要回家和她哥吃一顿饭,今天却不想回去,非要和我呆在一起。这一举动,让我想起了一个俗不可耐的问题:“如果我和你哥都掉河里了,你先救谁?” 乔巧说:“我哥没你笨,不会掉河里的。” “我也没那么笨,我是说如果,假设我们俩一不留神,脚下一滑,都掉进去了。”我说。 “当然是你了呗。”乔巧说。听得我洋洋自得,她又说:“因为我哥会游泳。” “好像我不会游泳似的。”我说,“假设我们掉进的是汪洋大海,浩瀚无垠,不要说你哥,就是张健也游不到岸边。” 乔巧说:“张健都游不到尽头,我更不可能了,自身还难保呢,舍己也救不了人。再说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别问这么庸俗的问题好不好。” 乔巧觉得庸俗就好,真怕哪天她会问我:“如果她和周舟同时掉下去,我会先救谁。” 我说:“你不回去吃饭,不给你哥打个电话啊。” 乔巧说:“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我说:“就怕咱俩缠绵的时候,你哥突然来电,影响情绪。” 乔巧说:“那我现在就关机。”说着掏出手机就要按,这时候来了一个电话,乔巧看着来电显示说,“我哥的,再晚一秒就打不进来了。” 乔巧接通电话:“哥……刚下课……我正好也不想回去……不干吗,在学校看书……嗯,就这样。”然后挂了电话,对我说,“他有事儿,说太忙,没时间回家。” 我说:“是不是忙着给你找嫂子呢。” 乔巧说:“但愿如此,以后我可解放了。” 进了书店,一看到眼前琳琅满目的考研书籍我就肝胆俱颤,什么《考研政治1500题》,《考研英语30天冲刺》……在题目数量和时间上对我进行了一番视觉轰炸,看得我头昏脑涨,望而却步,赶紧退了出来,在门口等乔巧。 我观察着过往的路人,发现不同的人,走路的特点也不同。正处于花季的女孩们在大庭广众之下,走起路来都有些装腔作势,通俗地说就是,都有点儿拿着的劲儿———因为她们年轻,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大家都往自己这儿看———大街上虽然没有音乐,她们走起来却总让你感觉到音乐的存在,两条腿不是简单的前后摆动,上下也有幅度,脚落地的时候像把菜刀往下剁,节奏感很强,有点儿模特步的意思。而到了黑灯瞎火渺无人烟的地方,这股劲儿便泄了,就像那些时尚明星们在家不用化妆露出憔悴的真面目一样。 而中老年妇女就不一样,趿拉着鞋,脚离地不超过三公分,反正不是什么好鞋,三十块钱一双,磨破了就再换新的;猫着个腰,也想腰杆挺得笔直,可因为长身体的时候赶上了自然灾害,成年后又不注意补钙,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形状一点儿一点儿由感叹号变成了问号,再过几年就该往句号方向发展了。她们身上也肩负着众人的目光,开车的司机离老远看见她们就减速,尽量躲着走,生怕蹭着惹一身麻烦,她们要是摔一个跟头,那可不得了,要么别让她爬起来,爬起来就不依不饶;老头的眼睛也盯在她们身上,跟个星探似的,看哪个有发展潜力,秧歌队正缺人,需要新生力量的加入,但因为老眼昏花,往往看走眼,经常把走路顺拐的老太太拉进队伍,扭起秧歌来,总让打鼓的老头以为自己的鼓点错了。

问1:选择一个好的考研班的根本标准是什么?

答:学生的考试成绩与口碑。“鞋穿在自己脚上,合不合脚自己说了算。”有些考研班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光彩照人,明明没有押中考题但他们偏偏说全部押中,明明是授课质量平庸,但他们偏说授课质量“一流”。同学们现在选择考研班的最好办法就是向去年上过考研班的同学咨询。他们才有真正的发言权!他们一定会告诉你考研班质量高低的真实情况。因为在一个宿舍里不同的同学可能选择了不同的考研班,他们在一年的复习时间里也都作了比较,对考研班的授课质量、押题情况、高分比例、服务好坏、性价比高低最有发言权。记住:“别看广告,看疗效!”

问2:有些老师在讲座中称自己与考研命题组的很熟,消息灵通,报他们的班押题就会很准,怎样看?

答:同学们,这位老师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据我们所知,考研命题组对这几年的考研押题风十分反感,甚至可以说极为厌倦。并由此出发对讲考研班的授课老师始终保持警惕心理。而且命题组已经多次换人,不可能给什么老师透露最新命题信息。“与考研命题组的很熟,消息灵通”的说法可以说完全是某些老师为了吸引同学报班而杜撰出来的,是十分不严肃和不负责任的,是缺乏诚信的表现。“人无信不立”,与没有诚信的人交朋友早晚会吃大亏的!

我们老师也可以说:2010年将要参加考研政治命题的老师中有三个人都是我们某位老师北大的导师,关系“极为密切”,同学们怎么来查证我们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你们当然没有办法来查证了!某些考研班之所以敢这么瞎吹,就是考虑到同学们无法去求证他们所说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因此才敢口若悬河,满嘴胡吹,堪称“牛皮大王”!同学们再想一想,如果事情果真象某位老师所讲的那样,他的确有内部信息而我们老师的消息竟然没有他消息灵通,那09年考研所开设的“点睛班”(就是押题班)应当比我们准,结果反而是我们所押的题要准得多。(大家可以向上一届的同学咨询求证便知)再重复一下我们的友情提示:报考研班,“别看广告,看疗效!”;“别听吹牛,听反馈!”

问3:有些老师说,今年的命题太活了,谁都没押中题,但各考研班还都开设了“点题班”或者“点睛班”,好像很矛盾呀!那么考研班老师到底能不能押中题呢?

答:押中考研题是完全可以的!命题是有规律的。只要考研班老师有深厚的专业基本功和丰富的辅导经验,尤其是要有敏锐的洞察和分析能力,就能以扎实的专业基本功和丰富的教学经验为基础,根据多年来命题的特点与规律,对当年的命题方向与重点大题做出较为准确的预测。同学们只要向上一届的同学询问一下,就知道各考研班去年点题的情况,就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可以充满自信地说,我们老师去年政治押题就是准!去年上过考研班的同学也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

问4:判断一个考研班最核心的标准是什么?

答:最核心的标准是首席主讲老师及整个师资团队的授课水平。以政治为例说明如下:

第一,首席主讲老师本人必须是哲学或政经老师,考虑到考研政治要考哲学、政经、毛概、邓三、当代、形势与政策六门课,而且哲学、政经是难度系数最高、分值最高的课程之一,故,首席主讲老师本人最好是哲学或政经老师。至于其他的课程,如毛概、邓三、当代、时政,难度系数较低,同学们自己看也能看懂,老师都会讲得不错。

本文由财神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章(1) 草样年华Ⅱ 孙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