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李瑛:一生寻找歌唱祖国最动人的词语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1-24

图片 1

16岁时,作为一名中学生,他写下最初的诗歌:“请收留我风尘仆仆的肩膀吧/我来到这里,想听你为我讲/一个民族的故事/一个家国的故事。”

“注意观察悉心倾听看这个世界多么神奇而美丽”,李瑛手书

92岁时,他写下人生最后一组诗行:“你在寻找什么/我在寻找我年轻时的一个梦”“你在寻找什么/我在寻找为歌唱祖国写得一首诗的/一个最恰切、最动人、最美的词语”。

惊悉李瑛先生仙逝,半天无语,万分悲痛。我与李瑛先生结缘于上世纪80年代末,应该是1988年。那一年,我在兰州军区文化部组织兰州军区“大西北军旅诗赛” ,为了保证诗赛的公正性与专业水准,我请示领导同意后,便万分冒昧地写信邀请李瑛先生担任评委,他很快就复信答应并应我请求,用毛笔书法题写了“大西北军旅诗赛作品选”供报纸发表作品时当栏头使用。记得兰州军区政治部的《人民军队报》和《育才报》一共发表了13个版的上百首诗歌。每次报纸出版后,我就将这些诗歌逐一寄给北京的十来位评委,评委中不仅有李瑛先生,还有韩作荣、李家许、李晓桦等著名诗人。为了方便评奖,我专门打印了一个评奖表,分成若干栏目:如一等奖两名、二等奖五名,三等奖十五名。几个月后,我收到了李瑛先生的回复,他评得非常认真,更让我感动的是他还写了篇述评,约有六七千字,后来这篇述评发表在兰州军区政治部主办的《人民军队报》上。李瑛先生对青年军旅诗人热情扶植,竭尽全力。我当时只有二十八九岁,职务很低,只是一个上尉,冒昧地给身为总政文化部老部长的他写信相邀,他居然接受了,想想我就感到非常幸福。这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作风,平易近人,事业为重,把培养年轻人当作自己分内的工作,而且不要任何回报!

这是一位曾无数次穿越过炮火与硝烟的战地记者,一位视诗歌为生命的杰出诗人,一位始终把自己与祖国和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爱国者。

知道诗人李瑛的名字,是大约在我高一高二的时候,那时我读李瑛先生的诗歌,我印象有《红花满山》 《站起来的奴隶》 《枣林村集》等,后来就更多了。1976年1月,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我从广播里听到了李瑛先生的诗歌《一月的哀思》 ,至今仍然记得那句,“我不相信/死亡竟敢和他的生命/连在一起/我不相信/迎风招展的红旗/会覆盖他的身躯……”这样的诗句在我的心中历久弥新。今天我要用这句话来悼念李瑛先生。

2019年3月28日凌晨,着名诗人李瑛与世长辞,享年92岁,“诗坛常青树”最后一片绿叶凋零。斯人已逝,而他的《一月的哀思》《我骄傲,我是一棵树》《比一滴水更年轻》等无数诗篇仍在流传,他对祖国、对人民、对艺术无尽的忠诚与热情,永远鼓舞、启示着后来者。

李瑛先生的身体很好,两年前,他还让司机专门开车给我送来了他的诗文集。李瑛的诗歌,灵动、飘逸,细节感人,尽管这些年他年纪很高了,但是在我的印象里,他的诗歌一直都朝气蓬勃,尤其难得的是他还一直关心着贫困地区的发展,我记得他一年前还写了贵州乡村的山民们生活的诗歌,发表在《光明日报》上,引领着诗歌关注扶贫工作的潮流。他不仅是我们军旅诗歌创作的一面旗帜,他也是中国新诗的一位马拉松式的长跑冠军,他是杜鹃啼血式的创作,他的一生就是用诗心铸成的。可以说从他写第一首诗开始,直到到今天,他的诗心一直饱满,丰沛,充盈。即使在爱女李小雨去世后,她写悼念小雨的诗,依然让我感动。

一位坚强的战士

往事历历在目,纷至沓来。记得在一次诗歌活动中,我遇到了诗人李瑛,他听我说起女儿爱画画,便记在了心里。几个月后,我见到他女儿、诗人李小雨,一见面她就一边伸手向包包里掏,一边对我说:“你女儿是不是爱画画?我父亲给她写了一段话,出门前让我带给你。 ”一张洁白的A 4打印纸上写着“注意观察悉心倾听看这个世界多么神奇而美丽李瑛二○○五年夏” 。回到家,我专门找了一个镜框将这珍贵的文字镶了进去,并一句句给女儿念了两遍,我相信女儿一定会记住并按李老的话去努力。转眼13年过去了……惊闻噩耗,又想起了这件事……李瑛先生对我也是非常非常关心,我在兰州军区工作的时候,他就多次写信鼓励我,而且非常在意我等青年人对他诗歌的看法,每次在一起,他都问我看了他刚刚发表的作品了没有。有时候我看到了就兴奋地告诉他,有时候没看到就不好意思脸红了,但是他都非常大度,非常和蔼。并对我说:你们年轻人感觉灵敏,接受新事物新思维快,一定会越写越好。在我心目中,他像一位慈祥的父亲,从来不会发脾气,永远是微笑着面对我们。

李瑛的半生,处在时代动荡之中。10岁之前,在河北农村过着穷苦的生活;11岁时,七七事变爆发,华北成为沦陷区;16岁时,他和同学共同出版诗歌合集《石城底青苗》。他的诗引起日本人的警惕,学校开除了他。

千言万语说不尽对李瑛先生的感激、感恩和无尽的怀念。

抗战胜利那年,他考进北大。名师云集的北大生活使他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也为他诗歌中的儒雅之气奠定了坚实的文化根基。解放战争开始,他参加进步组织,入了党。“把解放区的作品偷偷带进来,找地下印刷厂,买通工人,半夜排字印刷……”他的诗《歌》,就诞生于北平学生运动高潮中。

告别北大红楼,他参加第四野战军作为随军记者南下,解放武汉,解放广州……后来,他又屡次上前线。在朝鲜战场,他写下诗集《战场上的节日》;在东海前线的工事里,他写下《寄自海防前线的诗》;在广西十万大山的哨所中,他写下《红花满山》。“他在硝烟尚未散去的疆土上几乎是第一次从精致细腻的向度,发现并审视被战云遮蔽的美感的时空。”谢冕这样评价他的战地诗篇。

他曾向本报记者讲起一件往事。1979年3月的老山前线,有一个战士是学地质的大学生,在前线捡到块沉甸甸的木化石,珍重地背在行囊中,执行任务前,交给李瑛保管。战士再也没回来。木化石一直珍藏在李瑛书柜中,抬眼即见。“战友们深情的向往仍萦绕在我耳际,刻在我的情感中,渗透在我的诗里,告诉我什么是尊严,什么是人性,告诉我建设国家需要什么样的人”。

听到李瑛逝世的消息,同为军旅诗人的刘立云在朋友圈写下如诗话语:“我的前辈,我敬若神明的军队诗人。我这几十年以诗歌为职业,以诗歌为生,就因为我坐着的那把椅子,是他坐过的。”

一位深情的诗人

“一个真正的诗人即使到了晚年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也应该是个新鲜的世界,这样,灵感的源泉才永远不会枯竭。李瑛就是这样的人。”诗人屠岸生前曾如是说。

本文由财神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追思·李瑛:一生寻找歌唱祖国最动人的词语

关键词:

上一篇:命运财神彩票ap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