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原创图画书——兼谈保冬妮《中国娃娃》系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2-01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在许多儿童文学作家、儿童画家和出版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图画书主要靠引进的局面,得到了极大的扭转,不少出版社推出了大量的优秀原创图画书。

近五年来中国图画书的苏醒,呈现出这一领域的多元化,更多的作家和画家走入图画书的创作领域,百花齐放,中外合作,异彩纷呈。面对这样的市场形态,读者是最受益的,他们有机会接触更丰富的原创作品,扭转了引进图画书一统中国童书市场的非正常状态。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图画书并不是简单到文字+图画,它是以视觉图像的流动性表达为基本原则的一种文本,创作图画书需要有更多专业性的学习和更高品位的追求,审慎地对待创作,避免同质化和简单化,是每一个创作者特别要面对的。

我曾认为图画书艺术的成分比较大,不能算是纯粹的儿童文学,因此不主张纳入历届优秀儿童文学评奖。现在看来,图画书是儿童文学的一个新型品种而且是特别适于亲子共读的低幼文学读物,统一到这个认识上,我以为是我们儿童文学观念的一个重大进步。

高洪波:少儿出版人、图画书编辑为图画书的出版默默付出,甘当幕后英雄,出版了不少优秀的图画书,让中国图画书在国际上大放异彩。因为他们专业的眼光,他们的牵线搭桥,让作家与画家得通力合作。请允许我以作家的身份,向这些出版人和编辑表示感谢!

知识出版社最近集中推出保冬妮的30本《中国娃娃》系列,是保冬妮在原创图画书写作坚持走中国特色之路的一个新尝试、新探索。这套《中国娃娃》系列图画书是保冬妮历经5年,与国画师、青年女画家于洪燕一起,为孩子们创作的。已经推出的30本图画书,每10本有一个共同的主题,以游戏为主题的作品中,通过具有浓郁中国民族风格的中国水墨图画,将故事变成游戏,实现立体阅读,也就是间接阅读和实践体验相结合。这不仅符合幼儿心理的发展特点,也生动地把阅读立体化、游戏化、生活化,这是使孩子爱上阅读、幼儿园开展图画书课的最佳途径。

话题五:在中国原创图画书市场中,出版人、绘本编辑发挥了哪些作用?以及努力的方向是什么?

保冬妮的图画书近年通过版权贸易已经输出至美、英、法、德、韩、约旦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外国读者的喜爱和欢迎。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保冬妮以诚挚中肯的语言,向广大家长和孩子从容推荐自己的图画书读物。对于保冬妮的这种不卑不亢、充满文化自信的态度,我感到由衷欣慰。

陈晖:基于图画书图文共同完成的特殊性及与此相关的艺术开放性与探索性,也因为中西方各自图文艺术传统的差异性,图画书概念特别是创作者对图画书艺术表达的理解必然是丰富多元的,图画书的创作理念也会处在不断变化与发展中。这给予创作者无限想象与创造的空间,同时也需要创作者持续保持对图画书纯粹的热爱与激情,有创作才能有艺术理想,才更有打磨精品的坚定、从容与耐心。中国原创图画书未来的厚积薄发,包括产生大师级作家及享誉世界的作品,需要这样的创作环境与创作心态。

毋庸讳言,我们过去在图画书的引进上确实出现过政策性偏差,即过多地引进,甚至包括一些在内容上有色情和暴力倾向的图画书读物。有的域外图画书即使并无内容上的明显问题,实际上也不符合中国国情,个别图画书,仅仅由于它“畅销”,我们就盲目引进并大量发行。

保冬妮:我2005年开始带领团队创作图画书,作品输出美、英、法、德、韩国、约旦、印度及台湾地区。图画书之所以能得到读者的青睐,是因为它极富魅力的艺术形式征服了读者。图画书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集文学、哲学、心理学、教育学和视觉艺术为一炉,无论哪一种主题、哪一个年龄段的、哪一派艺术风格的作品,总能找到欣赏它的读者。作为一种具有混合载体的阅读文本,图画书本身是一种书体形式,就英文Picture book一词翻译过来的图画书,词面上似乎带有更多与儿童相关的意味;而从日语的汉字翻译过来的绘本,显然有了更多包容性,它包含了儿童绘本,也包含了成人绘本。目前,就广泛意义上看,大家认同图画书=绘本,只是两词翻译的来源不同而已。那么,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载体的外延是非常广阔的,儿童图画书仅仅是它呈现的一个方面,相信未来的图书市场,更多元、更丰富的绘本作品,它远远会超出当下我们对图画书的界定。

我认为,当下我们图画书的重要任务是,大力倡导、积极追求中国气派和中国作风,无论在文学表达和图画的艺术品质上,都要努力弘扬我国固有的民族特色和风格。在这方面,我们有的儿童文学作家已经做出了不凡的成绩,例如儿童文学作家保冬妮及其图画书的美术作者。我在《用图画书讲述自己民族的故事》一文中,肯定和表彰了她在图画书创作方面的成绩。

张之路:绘本是当下的热点,我们处处能听见绘本爆炸的声音。绘本对繁荣文化,尤其对于儿童文学起了重要的作用。但当下绘本的数量急剧增长,门槛过低的现象渐渐显现,时代对绘本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比起国外图画书,我们的图画书创作出版起步较晚,但也不要太瞧不起我们自己的图画书艺术的成就。我总看到有些论者的媚外情绪。这种心理导致即使我们已有儿童文学作家登上了世界儿童文学的高峰,仍说我们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对此,我深感困惑和遗憾。照有些人看来,似乎我们的图画书是“最近两年”才搞起来的,实际是,即2008年5月中旬我们就在山东省济南市召开了全国性的“中国原创图画书研讨会”,会上我还应邀作了《图画书是个好东西》的发言。而在此前一年,即2007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即推出了迄今为止无人能超越的分量极为厚重的图画书专著《图画书:阅读与经典》。

话题一:图画书为什么能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近五年原创图画书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图片 1

陈晖:近几年中国原创图画书有了较大发展。首先,基础作品数量激增,创作与出版的势头强劲,原创图画书既受到出版机构的青睐也受到创作者的重视。曹文轩、金波、高洪波、秦文君等很多在儿童文学领域成就卓著的儿童文学作家加入了图画书创作行列,众多画家特别是青年画家对图画书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原创图画书爆发出了惊人的创作力。

最近在一家权威媒体看到几位记者编辑、评论家、作家谈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访谈”文章,受其启示,也在这里试说自己几点浅见——

出版机构也不断推出原创图画书品牌。2009年蒲公英童书馆策划出版了“中国优秀图画书典藏系列”,以中国韵味为主调,传统文化观为内容。2010年,新蕾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神话绘本”系列,吉林出版集团出版了“吉星高照中国故事绘本”,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绘”系列,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了“小时候”中国图画书系列,毛毛虫童书馆策划、连环画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童谣”。2011年至2013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最美中国”系列。2014年,三联童书馆策划出版了“中国民间童话”系列,希望出版社出版了“中国风”原创绘本书系”。2015年,天天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出版了“童年中国”系列,等等。在今年的博洛尼亚书展上,中国本土原创图画书正在向世界童书业展现自己的自信与魅力,这与出版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图画书是作家的文字与画家的图画紧密结合共同叙述故事的儿童文学样式。作为特别适于亲子共读的儿童文学读物,它的主要读者对象是稚龄低幼儿童及其家长。“图画书”即“绘本”,但“绘本”是日本的叫法,我主张以“图画书”称之。

任何文化,都会形成模式化的符号,如果在文学创作上仅仅靠模式化的符号去获取商业目的,都会是短视和短命的。尤其是儿童文学类图画书,故事是灵魂,创意是空间,没有吸引读者的故事、没有新的创意空间,靠文化符号是支撑不了多久的。我做文学类的图画书,重视的是接地气的故事,那是我经历过的、或是我周围亲朋好友经历过的故事,这些故事首先打动我,我才有冲动把这些故事带给读者。在我的图画书里,中国表情、中国色彩、中国故事是自然流淌的。它融合在故事的每一个情节中,你无法择出它们、丢弃它们,因为它们本身就是故事的一部分。

崔昕平:儿童文学是每一个儿童最早接触的文学,是引领未来一代形成健康的人生观、世界观、生态观的最佳载体。而其中,图画是儿童早期认识世界的主要媒介,图画书生动而富有美感的说故事方式,是通往儿童心灵世界的最优质、最美妙的交流通道。文化大融合的当代社会,孩子对各种“洋节”仪式趋之若鹜,民族文化之根的缺失已经是普遍关注的问题。图画书阅读作为孩子最早接触的文学样式,不能从开始就走向根的缺失。

王姝:随着80、90后陆续为人父母,童书市场越发火热,而图画书便是其中翘楚。过去我们叫图画书,现在人们习惯叫绘本。图画书的特点,综合了图画、文字两种表现形式,为孩子营造了一个轻松自然的阅读情境。儿童既可以在有趣的氛围中丰富自己的语言经验,又可以通过图画这种更直接的交流和对话,弥补对文字理解的不足,并展开突破文字局限的丰富想象。对儿童认知能力、观察能力、沟通能力、想象力、创造力,还有情感发育等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好的图画书能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让儿童在乐趣中获得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并完成自我接纳,在尊重中得到全面的熏陶,获得精神上的温暖拥抱。

王姝:作为成人作家、画家,是否真正俯下身来,从孩子的视角看世界,决定了一个儿童图画书创作者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方式,也决定了是否是一部真正做给儿童的书。从这个角度讲,那些看似以儿童及儿童的生活为表现对象,实际仍然是以成人审美标准为创作准则,满足的是家长对所谓儿童文学的心理预设的书;是从成年人高高在上的视角为儿童圈定一个所谓的世界,或是试图以成人的口吻对儿童以及儿童行为进行规诫的作品,并不能算作是真正为儿童创作的童书。

因为图画书的消费对象都是低幼儿童,他们基本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那么实际童书的购买者基本都是家长。但是,面对现在五花八门、鱼龙混杂的图画书市场,家长是否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优秀图画书的标准又是什么?有选择能力的消费者是培养健康市场的关键一环。

绘本比较其他的儿童文学更具有商业推广的可行性。但绘本的创作在思想艺术上也存在着良莠不齐的现象。因此我们在阅读推广中要牢牢记得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是最重要的元素和动力。这是责任也是良心!

王姝:记得儿子小时候第一次做数学题,那道题很简单好像是说小明买节日礼物花了10元,给了售货员50元,问应该找回多少钱。他对数学题本身没什么疑惑,但是对主人公的名字却表现出相当纠结,一直问我,以前绘本书里的小男孩儿不是都叫杰瑞或者麦克吗?我突然意识总看外国舶来的图书,将会造成孩子对本土文化的生疏感,甚至是隔膜感,虽然他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可见绘本、图画书在培育低幼儿童生活习俗、文化心理甚至是价值观方面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但是目前国内儿童绘本市场上一个显而易见又令人尴尬的事实是,虽然国内需求巨大,但是占据市场的图画书80%以上来自于海外,只有剩下的20%的市场留给了为数不多的国内原创图书。我们要用更多的中国本土文化滋养我们的孩子,唤起他们对中国文化的亲近感,否则很可能让他们在成年后对本土文化缺乏认同感和归属感,无论是对个人身份的认知,还是对中华文明的传承都是极为不利的。所以原创图画书在为我们的下一代讲述优秀的中国故事、提供有效的中国经验方面责任重大,任重道远。

其次,通过汲取世界各国图画书创作经验,图画书创作者越来越注重图画书的体裁特征及特性,越来越重视创意与个性的呈现以及在媒介材料运用与设计等方面的实验与实践。无字书、立体书、翻翻书、摄影图画书等品种都有积极的尝试与不俗的成品,原创图画书不断拓展的艺术空间及收获令人欣喜和鼓舞。

陈晖:原创图画书探索并创建了卓有成效的国际合作模式。出版社借助与国外知名画家包括在海外工作生活的中国画家的合作,主导并推动图画书文本从创意到图文交互,从设计到制作完成的整个流程,推出了多部有世界水准及影响力的中国图画书作品,有力地提升了现阶段原创图画书的艺术水平。

绘本的创作过程是有特殊性的,但是创作绘本的劳动成本和作用与其他的儿童文学相比也是相对有限的。过高和过低的评价都是不利于绘本的创作健康发展。即便是好的或者比较好的作品也不要在商业运作上用力过猛。

孔巍蒙:图画书是一种完整的艺术形式,绘画,语言和文字具有天然的水乳交融的联系,这种联系深深的根植于人类本性之中。 人类有声语言产生后,用各种物件或图画传递消息,此后象形文字出现。早期人类的发展与儿童成长相像,思维特征表现为连续性直觉形象思维形式。于是我们明白图画书这种形式和它的内在要求是具有怎样强大的传统,又与人类本性和孩子思维天性具有怎样不可分割的联系。 随着时代变迁,社会形态,人类思潮及科学进步的影响必然把新的观念、语言、表达形式注入到图画书这种艺术形式中,使它不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保冬妮:假如把图画书比喻为一个瓶子,不同的呈现形式作为液体的话,我认为,图画书的创作样式以及风格是非常多种多样的,这种艺术形式被大家看好,但是研究和学习的都不够。大家在谈激情、热爱、理想的同时,更应该重视研究它的本源图像学。视觉图像的历史、意义、表现形式,文化与视觉表达、性别与图像、当代视觉艺术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如果我们缺乏对这些与图画书创作密切相关的、最核心部分的了解,原创图画书只能停留在儿童文学+图画的原始状态,缺少创新元素、没有设计感、空间表达单一。

前文提到的输出或合作的图画书系列、近年在国际上引起关注的中国原创图画书、近十年入选德国《白乌鸦世界儿童与青少年文学书目》中国原创图画书目等等,这些优秀的图画书作品往往书写的是能够传达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民族情感、价值认同的内容。

孔巍蒙:优秀的图画书应受到市场资本和社会的奖励。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是艺术家用心血,阅历,知识体系和时间打磨出来的。大师英诺森提的《大卫之星》,俄国艺术家夫妇——奥尔嘉•杜格纳,安德烈•杜格绘制的《传奇英雄的故事》都是这样的作品。特别是《传奇英雄的故事》整个风格被绘制成北欧文艺复兴古典油画的特色,它的复杂与丰富,如果艺术家没有极端的热爱是不可能实现的。法国漫画家艾玛•纽艾尔•勒巴热介入史上最严重的核灾难事件中,深入乌克兰切尔诺贝利隔离区驻地创作,探访日本福岛隔离区,切实感受死亡已经震撼人心的生活,并创作法国经典图画书《切尔诺贝利之春》。 这种以生命和热爱来创作的艺术家应该获得社会和市场资本的回馈。优秀的作品会影响市场,而市场的回馈会吸引更有创造力的作者介入。

话题四:在2018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图画书创研中心、国家图书馆少儿馆评出的“2017年度原创图画书排行榜”中,画家兼作家刘洵《冀娃子》叙述的是当下中国真实社会的真实生活,平凡琐碎,展现当下普通中国人忙碌艰辛而又充满温情和人间烟火的日常生活,反映现实小人物的悲欢和命运更能打动和影响读者。金波老师说,无论何时,儿童文学创作,心中要有读者,创作要有真实的生活经历。他认为中国儿童文学最重要的特点和传统是贴近现实。本深而末茂,形大而声宏。生命之树常青。源于生活的文学观在图画书创作中同样十分重要和宝贵。在图画书的创作与出版中应该坚持什么样的儿童观?

孔巍蒙:在图画书的创作中,创作者一定要尊重小读者和大读者的阅读能力和欣赏水平,不要把自己当做教育者和文化精神的引领者。要把创作当做与他们交流的载体,这样才能出现优秀的作品。

我逐渐认识到,好的脚本从开始构思起,它的初衷就是专门为绘本创作的。不是优秀的小说、童话都能改成优秀的绘本。这些作品如果改编成功,在形式的变化、内容的取舍中都要付出艰苦的劳动、才思与智慧。

我觉得目前中国原创图画书存在这么几个问题:首先,片面强调文学性,实际只是简单地追求所谓的优美文字,忽视了低幼儿童的阅读习惯和理解能力。记得孩子小时候,大概四五岁的样子,那时他已经认识不少字,简单的图画书基本可以自主阅读。但是有一天就问我,书里讲的“气质”、“人情味儿”都是什么意思,显然这样的文字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如果这样的表述过多无疑会降低他的阅读兴趣。优秀的图画书,就是要用最简单、浅显的文字却能表现出客观世界最多义和最深刻的一面。第二,图画不能仅停留在对文字内容的简单再现。目前国内插画师的画工都是很不错的,但是有很多都还只停留在对文字部分的阐释上,没有形成对文字内容的再造和延展。好的插画应该每一个细节都在讲故事,能激发孩子无限想象力的,并且要讲出文字之外的内容。第三,反映现实生活的图画书太少。目前国内很多所谓原创图画书,都是把过去创作的优秀儿童故事,配上插画、图片,再用绘本的方式出版一次。当然我们需要让孩子了解过去的优秀故事,了解中国的传统,但是也需要让孩子了解当下的中国,从书中阅读到他们熟悉的生活。

高洪波:如果说孩子是天使,图画书便是小天使们进入阅读天堂的通行证。在诸多的儿童文学门类中,最贴近儿童生活和心灵的是图画书。

尊重儿童,要平视、甚至仰视儿童,要化为儿童,永葆童心。尊重儿童,要有趣味,遵循儿童心理。图画书语言和图画的配合具有较高艺术性要求。叙事语言的表达、音律、节奏把控和图画的铺排、色彩、风格、构图等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图画书的魅力和引力。一本尊重儿童的图画书应该将儿童的教化功能弱化或隐匿。因为成年人可能强调的若干主题,在儿童读者这里不一定能很明显或者准确地领会出来。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求小读者要领会出来呢?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些空间呢?也许他的阅读思考远远超越了成人的估量。一个寓意的延伸与拓展,一幅构图的留白与夸张,让小读者自己走进去,走下去。张乐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记》获得2018年博洛尼亚童书展无字书大奖,他的画作即使穿越年代,作品里流露出的带泪的欢笑,饱含冷暖的幽默打动了国际读者,他让读者成为“三毛”,快乐地流浪。安徒生插画奖提名奖获得者熊亮创作的《和风一起散步》虽然故事源于战国宋玉所做《风赋》,但从孩子的思维出发,孩子会想象风会推着他做什么。孩子有他们自己的世界,有天生的感受自然的能力。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的图画书《戴墨镜的猫》《小象大耳朵》,初读就是看起来挺搞怪挺可爱的戴墨镜的猫和长着大耳朵小象的故事:一只猫的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一只小象的大耳朵和小伙伴不一样,如何从别人不接受到自己接受,孩子从自己看似轻松的阅读中获得自己并不轻松的体会。不得不感佩高老师驾驭文字的能力。好的图画书文本语言应该气盛而文宜,行文到所当行处,止于不得不止处。朱自强教授强调图画书要有想象力和创意。好的作者要懂得文图的相互尊重与互补,要懂得文图的留白与晕染,要懂得耐心、倾听与共鸣。想象力是激发出来的。

崔昕平:近年来设立的多种图画书奖,对奖励本土图画书的创作、培养儿童文学和儿童图画书的人才,推动原创图画书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陈晖:原创图画书一直努力通过题材、主题及图文内容担当起传承本土文化的责任,以图画书文本向世界讲述中国儿童的生活,表现中国的历史与现实,表达中国人的思想与感情,传递古老而现代的中国文明与中国精神。正是依托了中国文化,一些优秀图画书包括国际合作完成的作品获得了奖项,输出了版权,走向了世界。

中国图画书在体现尊重儿童的儿童观方面还有较长的道路要走。

话题二:文学没有捷径,好的文学一定是来自生活、感动自己和读者、传承时代的作品。孔子说《诗经》,诗三百,思无邪,最朴素地表达了对土地、对生活的热爱。刘勰说《离骚》,蝉蜕秽浊之中,浮游尘埃之外,皭然涅而不缁,可与日月争光,浪漫主义基于现实主义的初次绽放。叶嘉莹先生说,诗者,兴而发。歌德说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是常青的。儿童文学体裁之一的图画书同样需要源自生活的真实内容。安徒生儿童文学获奖作家曹文轩说,好的图画书要有一个好的故事,这个故事既是源于生活的,同时又是超越民族、超越语言、超越时代的。图画书是文图的高度艺术性的完美结合,图画书的创作有哪些特点?

高洪波:正像音乐让歌词插上翅膀一样,画家用色彩和线条,让文字凸显与复活,灵动中有一万种惊喜,画面上有隐含的诗情与幽默,让世上的美在纸面上呈现。“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古人诗中讲的王昭君的故事,含有对画家职业的充分理解——但这一切却在图画书中逐一做到并实现了,意态可画,意境可觅,意韵可感,所以我说:神笔马良若在世,挥笔当画图画书!

崔昕平:诚如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少读工委主任李学谦指出的,在博洛尼亚书展上,既有中国味道,又符合国际欣赏口味的作品还是很少的,反映当下儿童生活的情感体验的中国原创图画书,国外这方面的需求很大。

图画书是用视觉艺术呈现故事、意识流动、哲学思考的一种文本,它的故事、思想或审美内涵从孕育期就定下了调子,这部分是灵魂。好的创意包含了故事、表现形式、审美风格,三者缺一不可。擅长写故事的儿童文学作家不一定能创作好的图画书,原因就在于图画书不是仅仅由文字决定的。就像好的童话不一定都能变成优美的芭蕾舞,要看编舞者是如何把文字变成肢体语言,舞蹈者又是如何用身体去解构故事的灵魂。同样,图画书的画家如果不能理解作家的内心,书籍设计师不能把文字设计成可触摸的、独特呈现这个故事的风格,再好的故事也会变平庸。儿童文学作家写图画书,实际上是在为画家写,为画家留出跳舞的空间,让他用最擅长的艺术手法去建构视觉空间里的奇迹。

绘本中,文字和绘画的关系有些像电影。画面中一只牛走过来,如果我们在旁白中也说“一只牛走过来”,就会显得滑稽可笑。因此在绘本中,图画和文字不是表现的关系,而是互相补充的关系。

本文由财神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也说原创图画书——兼谈保冬妮《中国娃娃》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