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嵩山大会 圣心劫 高庸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12

红日西堕,满山余霞。 崆峒山下石牌坊侧,那座竹棚仍然屹立在落日余晖中,但棚外激战已止,百余名武林高手,正肃静地围在竹棚门外,个个神色凝重,哑然无声。 过了半晌,竹棚中缓步并肩走出三人,一代大侠罗羽居中,凌茜和竺君仪分立左右。 群雄一阵轻微骚动,有人关切地问:“罗玑大侠伤势怎么样了?” 罗羽扬眉含笑,拱拱手道:“多承各位关注,小犬因在祁连洞府水牢中囚禁过久,面部中了水毒,虽无大碍,恢复之后,也许将会留下些痕迹,现在他们父子正在倾诉思念之情,各位可以不必劳动再进去看他了。” 群雄中嗟吁之声,此起彼落,有人轻轻叹息道:“罗玑大侠以身护弟,宁背恶名,含冤十余年,虽然出于当年误会,如此胸襟,已足堪为世间楷模。” 罗羽点点头,扫了身边凌茜一眼,道:“这都是竺姊姊教诲之功,由此可见,世上故有虎父犬子,也多的是犬父虎子,若非你对璋儿溺爱过甚,怎会使璋儿行为流于放荡不拘,又怎会害玑儿舍己成全受了许多苦?今天的事便是最好的教训。” 凌茜俏眼一翻,不服气地道:“谁叫你从泰山一去数十年,讯息俱无,我守着一个命根子,自然会宠他一些。” 罗羽正色道:“还要强嘴?你应该向君仪好好致谢才对,今天璋儿不在,否则……” 凌茜嗤笑道:“否则,你又要板着面好好训他一顿了,是不是?往后日子多啦!要管你尽可管教,再不关我的事了。” 接着,又嫣然瞟了竺君仪一眼,笑道:“竺姊姊哪还须人致谢,她有这么成气的儿子和孙子,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竺君仪脸上一红,轻啐道:“茜妹,不许你胡说……” 这三位当代盛名卓著大侠,年已逾五旬,儿孙都成人了,兀自情情款款,真令在场群雄又敬又羡,一句未了,场中早爆起一阵大笑声。 忽然,一个人影悄悄从竹棚中走了出来,竺君仪回头一看,却是罗英神情痴痴,似有满腹的心事。 她不觉惊问道:“英儿,怎么啦?” 罗英轻叹道:“我在想,爹爹沉冤虽然得脱,可惜瑶妹妹却在天山受苦,不能让她亲眼看见今天的经过……” 竺君仪松了一口气,埋怨道:“我当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忘不了她,为什么不陪易老前辈到寒冰岩去看看他呢?也值得愁眉苦脸的!” 凌茜笑着接口道:“人家孩子就是要你做奶奶这一句话,你们瞧,小脸都羞红啦!” 罗英在群雄哄笑声中,涨红着脸,扭头一溜烟奔进竹棚,不料棚中正好也有一个人向外奔来,两下撞个满怀,那人却是燕玉芝…… 群雄高声笑道:“罗大侠,这杯喜酒咱们是喝定了!” “对!还要扰一个双份,你们不见刚才燕家姑娘那份急迫吗?” “这才是武林最大喜讯,罗大侠翩然归来,元凶已除,罗、江、燕三府都要办喜事啦!” 群情热烈而温馨,使黄昏落日,也像增加了无限暖意。 笑语声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三十丈外一棵浓密大树下,正偷偷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青袍,垂首紧贴树身,满面羞惭之色,竟是衡山派掌门人“追魂金针”南宫显。 他孤零零窥着棚前热闹欢愉之情,竟不敢现身参与,说起来,全在一念之差,被女色所迷,以致做出嫁祸栽赃之事,毒计未成,倒弄得无脸见人。 笑语之声越烈,他心中愧悔越甚,好半晌,终于暗叹一声,悄然隐人黄昏的暗影之中…… 凌茜眼尖,忽见远处有人-闪而去,双眉一扬,正在拔步追去看看,突然觉得有人轻轻一把拉住,俯首在她耳傍鬓角悄声说道:“由他去吧!他已有悔惭之心,何苦把事情宣扬出来,使青城衡山,将来势成水火,武林难得安定下来,气量应该宽宏些……” 凌茜回过头去,凝望着罗羽,终于点点头,轻声道:“唉!我总是这么冲动,要是能学得你一半,也心满意足了。” 夜幕缓缓从山脚下漫延过来,罗羽分握着两位爱妻,内心一阵感慨,不觉自然仰吐了一口气。 但,这并非忧郁之气,却是强压在内心的渴盼之情,一朝得偿,中心舒畅,他看看左,又看看右,心里默然忖道:“人生半百,都在忧患中度过,从现在起,应该多多补偿感情上的亏欠了。”

竹彬中喧嚷之声顿时沉寂下来,无数道眼光,都注视着明尘大师和那无发无须的辛弟,其中有人认识辛弟的人,莫不点头赞叹,只有宋英和郝履仁等面色铁青,一语不发。 辛弟在座各派掌门人一一见礼,又跪下向竺君仪请了安好,明尘大师亲自搬了张椅子,让他傍着自己坐下,这才低声问:“你怎的也赶到中原来了?” 辛弟低声将罗英和伍大牛前往无毛岛的经过,大略说了遍,明尘大师骇然惊道:“大哥来到中原,怎的从未到嵩山一行” 竺君仪听见这句话,芳心也惊然而惊,但矜持地端坐着,却没有开口询问。 伍大牛见过爷爷,正跟紫薇女侠易萍叙说江瑶之事,目光偶然掠过下首,竟发现宋英等人也在座,他本是粗人,当下便扯开破锣嗓子叫道:“喂!你们三人老无耻的,也来嵩山干啥?” 宋英冷冷一笑,假作没有听见,将头转向一边。 谁知伍大牛却不放过,大声又道:“这三十老东西在崆峒山跟大伙儿闹翻了脸,险些是你死我活,现在又厚着脸皮来这儿做客,这算啥意思……” 天南笑客伍子英正色道:“小孩子懂得什么,如今为人,必须脸厚心黑,方能成事,你别胡说八道,替秦老爷子开罪客人。” 伍大牛摇头道:“要是俺是老爷子,早就一顿棒子赶他娘的滚下嵩山,还留他在此地,充什么人物!” 祖孙二人正在一递一答,蓦听云板连响三声,明尘大师率领腐上各派掌门人一齐站起身来。 棚中人声顿寂,天下群雄都纷纷起立,肃容而待,大家都知道,嵩山联盟的仪式,就要正式开始了。 明尘大师端起一杯素酒,遥遥向棚下一举,朗声道:“武林门派各异,溯源仍是一家,少林明尘,承祖师遗训,占地利之便,水酒一杯,简慢英豪,有几句唠叨之辞,扰承清聆。” 棚下群雄一齐仰面饮干了酒,同声道:“大师但请明示,与会之人,祸福同心,敢不凛遵。” 明尘大师微微颔首,又道:“方今武林隐祸将生,魔焰渐张,各派受人离间,几乎同坠轮回,十五年前济南惨案,以迄近江湖魔影纷现,诸位施主的见如炬,当不难洞悉,其中为患祸首,实源于祁连山隐伏一大魔头。” 说至此处,语声微顿,竹棚中已静得不闻一丝人声。 明尘大师双目一瞬,满面呈现无比凝重之色,这才继续说道:“据已得蛛丝马迹,此魔隐伏数十年,武功已达化境,连洞府中网罗昔年名震宇内高手多人,甘为所用,近日,那从未露面的江湖巨魔,更已参透武当派遗失绝学无字真经,其修为之深,举世罕有敌手,是以才渐渐显露出虎狼心意来。” 群雄之中,已有许多人黯然垂下头,流露出无限忧戚之色。 明尘大师语声一变,激昂地道:“但正邪不两立,魔焰虽盛,难敌佛光普照,正道武林曾沦于飞云山庄三十年,尚且一战而胜,重举义职,祁连洞府纵得绝世武功,不过嚣张一时,安能成得大事,只是日中必惠,操刀必割,否则养痈贻患,自会祸殃,少林不揣冒昧,水酒邀晤,实欲吁请武林同道,敌忾同仇,今日量会,尽弃私嫌,真那魔头羽翼未丰之时,一举捣毁魔窟,夷平洞穴,方是武林之福。” 这番话,只说着群雄豪念奋起,异口同声道:“愿遵大师运筹指挥,战灭祁连洞府。” 但是,群情振奋声中,忽地却闻一声冷笑,道:“言辞固然激昂,但这些狠毒之言,出自少林高僧之口,不怕杀孽太重,难成正果吗?” 混乱人声中,这几句冷言字字入耳,不但群雄骇然,甚至明尘大师也猛可一震,循声望去,却是那自从进人竹棚,但一直未开过口的铜钵头陀。 坐在明尘大师左侧的紫薇女侠易萍,忽然心中-动,暗忖道:奇怪!铜钵头陀向来粗重,今天怎的甚少开口,而且,他年纪看起来也不该这样年轻…… 可惜这念头才在脑中一闪,伍大牛已经从坐椅上暴跳起来,厉声叱道:“老贼!你口里不干不净放些什么屁?” 铜钵头陀神情十分阴沉,冷冷道:“凭你一个无知晚辈,也配跟老夫说话?” 伍大牛怒不可遏,扬手就是一掌,骂道:“老子不但要跟你讲话,还要揍你这个假和尚……” 掌势甫出,铜体头陀左袖轻轻一拂,低喝道:“大胆!” 在座的明尘大师、竺君仪、易萍、伍子英等人,一见他拂袖之式,都不禁骇然大惊,不约而同失声叫道:“大牛住手” 呼声中,铜钵头陀霍地立起身来,袖口一登,掌心微露,只听伍大牛惨哼一声,一个身子已被震得仰翻倒地。 这一来,棚下群雄登时大乱,有些人怒骂扑上前来,有些人离席去寻兵器,人声鼎沸,如蚁蠕动。 首席上一条粗壮人影长身而起,一手欣翻了桌子,大喝道:“敢伤我徒弟,吃我一掌!” 声未落,一股劲破空掌风,已呼啸卷到,这人竟是无毛岛辛弟。 铜钵头陀嘿然冷笑一声,不避不让,翻掌硬接,“蓬”地一声巨响,辛弟威振武林的“开山三掌”,竟被他一招硬迎,震得两臂发麻,不由自主倒退了两三步。 明尘大师立即横身拦住,正色喝问道:“施主何人?因何假冒铜钵头陀混上嵩山?” 头陀仰天笑道:“秦佑,凭你的眼光,竟会认不出我是谁?” 竺君仪腰肢一错,掠过残席,先截住宋英等人退路,娇喝道:“易家姊姊,别放过了这家伙,他就是济南血案的真凶。” 易萍和各大门派掌门人齐都一震,忙不迭撤身后掠,划地散开,遥遥将宋英,郝履仁和头陀团团围住,棚下群雄也一涌上前,早将三人困得水泄不通。 宋英和郝履仁不禁流露出惊骇之色,但那头陀却伯然不惧,转面对竺君仪叱道:“无耻贱人,这些年容你苟活世上,已属莫大恩惠,老夫现身江湖,也就是这无耻贱人授首之期,你详细看看老夫是谁。” 说着,举手掀去头上发舍,顺势抹下脸上人皮面具,现出一张眉目俊朗,五十余岁白净面庞来。 竺君仪一眼瞥见,脸色一阵苍白,双目叵插,当场昏倒在地。 众人目睹他的真面止,个个心神大震,老一辈的不约而同脱口惊呼出声“宫天宁!是他?” 斑发老人冷笑道:“不错,宫天宁,这是四十年前的名字,四十年前老夫舍弃一条右臂,隐忍深山,含恨至今,各位也许早当我已经死了吧”! 众人尽都惊得呆了,谁也没有出声。 宫天宁又狞笑说道:“实则冤怨相报,分毫不爽,姓宫的苦等四十年,从今天以后,苦日子就轮到各位了,但,姓宫的冤有头,债有主,除了桃花岛罗家,谁要是自甘就死,宫某人一体成全,否则,统限一月,自迳崆峒向宋掌门人输诚投效,因循犹豫,但是死面。” 说完,傲然一挥手,对宋英,郝履仁喝道:“走!” 三条人影破空飞起,快似闪电,向竹棚外落去。 辛弟、伍子英、紫薇女侠……等人同时暴喝:“那里走!”十余道凌厉掌风,呼啸着迎头劈到。 宫天宁喉中发出一声冷漠不屑的哼声,左臂圈臂一送,“蓬”然一声,竟硬生生将十余高手臂击的掌力,震得四散回荡消失殆尽。 就在群雄震骇惊愕之中,宫天宁带着一缕长笑,划过空际,远远逝去。 伍大牛翻着怪眼,粗声喝道:“大家快追,别放那老小子溜了!” 但他连叫数声,偌大一座竹棚,却无一人响应,伍大牛望望爷爷,情不自禁也缩回了腿。 好一阵,才听明尘大师长叹一声,喃喃道:“追亦无益,各位仍请归座吧!” 六大门派掌门人黯然扶起残席,俯首坐下,紫薇女侠易萍却含着两眶泪水,自愿将昏迷的竺君仪搀回少林别院调息去了。 棚下群雄,目睹少林掌门在宫天宁现身肆虐之际,竟连手也未出,其中许多暗生寒意,不待就座,已有二三十人悄悄离去。 明尘大师只作未见,并不劝阻,陆陆续续又有数十人离了嵩山。 伍子英怒声道:“趋炎附势,卑鄙小人,谁要是惧怕宫天宁和飞云山庄的,只管快滚,咱们绝不挽留。” 经他这一吆喝,反倒无人再离竹棚了,但群雄个个脸色阴霾,各怀心事,棚中静得落针可闻。 伍子英“呸”地向地上吐了一口痰,扭头问明尘大师道:“宫天宁那贼厮,四十年前幸脱贱命,不知躲在那个乌龟洞里,竟被他学得一身武功,居然敢到少林寺来耀武扬威了!” 明尘大师平静地道:“四十年前,他断去一臂,却夺去了一部‘通天宝篆’,潜隐多年,如非神功练就,怎敢公然露面江湖?” 伍子英道:“照你这么说,他真是无人可敌了?这些年你的功夫也没搁下,难道也胜不了他吗?” 明尘大师摇摇头,道:“贫衲自忖,五百招内,或许不致落败,但千招以上,贫衲必败无疑。” 众人听了这话,个个骇然大惊,竹棚下,立刻又有数十人匆匆起身而去。 伍子英大感不忿,道:“难道世上再无制他之人么?” 明尘大师轻叹道:“依贫衲所见,举世之中,只有两人堪与宫天宁匹敌,只是这两位侠踪飘渺,难以寻见。” 六派掌门人同声问道:“敢问是那两人?” 明尘大师双目微合,仰面向天,缓缓说道:“一位是当年飞云庄主,另一位,便是罗羽大哥。” 伍子英跌足道:“假如河朔之剑司徒老爷子不是双腿失灵,想来也可以制得住他。” 昆仑掌门人白羽真人道:“事不宜迟,如今只好分檄天下,务必在一月之内,设法找到飞云神君或罗大侠,否则,武林祸起,只怕不在祁连洞府之下。” 明尘大师道:“宫天宁生性狡诈,适才虽扬言以崆峒为名,设若贫衲猜得不错,他与祁连山主,或许就是二而一,崆峒祁连,不过狡兔双窟而已!” 凌空虚渡柳长青耽忧地道:“他借此群雄紧集之际,现身展露玄功,震慑人心,莫此不甚,我等再图不急图对策,武林同道快要慑伏在他声威之下了。” 众人闻言抬起脸来,才发现竹棚之中,群雄大半散去,剩下仅是百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六大门派弟子。 伍子英大怒骂道:“兀娘贼,由他们滚吧!以此贪生畏死,苟活全命之辈,统统滚蛋也不稀奇。 峨嵋掌门灵空大师叹道:“武林正道凋零,一至于此,设如尹施主未过世,今日万难容他们全身退走。” 华山李青俯首坠泪道:“恩师虽已仙逝,华山门下,仅晚辈一人,但凭单身只剑,虽以身殉义,绝无反顾。” 明尘大师听了这话,忽然心中一动,目视武当天一道长,暗中已有讨较,起身含笑道: “嵩山之会,虎头蛇尾,事变出人意表,苛求徒增私怨,今日大会至此为止;愿以一夜时光,供各位思考,愿留者留,不愿去者去,明日再继未尽之谈。” 说罢,合掌一礼,云板三响,迳自退人别院中去了。 余下各派掌门和没有离去的武林群雄,另由知客僧人接待,欲下山躬迭离山,不愿走的,全在少林别院客房中安歇。 第二天一早,各振掌门人重新聚在别院正殿,商议抗御宫天宁之策,但六派之中,却少了武当派天一道长。 伍子英立即传唤知客僧人询问,僧人答道:“武当天一道长昨夜深夜率门人离山,声言更深不便一一告辞,今日之会,恕不参与了。” 伍子英勃然大怒道:“敢情那杂毛也去投靠宫天宁了?武当派有些腼颜无耻的东西,真怪当年海天四丑没把他们杀光!” 各派掌门人尽都摇头叹息,竺君仪和易萍倒有些同情,道:“也是他们因无字真经失落在祁连山主手中,眼见无力取回,才迫得变志离去,武当没落衰微,这也难怪他们。” 正感叹间,知客僧人飞报“桃花公主凌女侠驾到。” 明尘大师和众人急忙起身出迎,凌茜神情慌张,疾步而人,匆匆和各派掌门人施了一礼,便迳自问竺君仪道:“姊姊见到璋儿没有?” 竺君仪诧道:“没有啊!听说他在泰山观日峰顶,跟飞云神君陶老爷子去了。” 凌茜跌足道:“果然不错,我赶到幕阜,不见他人影、因为忆及嵩山之会,一路北来,昨夜在南阳府,发现两人匆匆而过,一个很像漳儿,另一个断去一臂,正是陶天林,当时竟未估及他怎会和陶天林同路,及待蹑踪追去,已不见他们去向,是以晚来了一日。” 竺君仪忙问:“姊姊发现他们,是向何方向去的?” 凌茜道:“看他们行色匆忙,大约是向西去了陕境。” 伍子英喜道:“如此说来,飞云神君现身,突然已发觉到宫天宁那畜生踪迹,跟踪往崆峒去了。” 凌茜愕然道:“宫天宁,宫天宁怎么样了?” 于是,竺君仪便将昨日嵩山之会经过,大略说了一遍。 凌茜听罢,神色立变,恨恨道:“难怪迭现血案,都使桃花岛蒙嫌,这么说,八成是那无耻的东西嫁祸之计了,竺姊姊,不是我直言说一句粗话,只怕他二次出世,用心还在你身上!” 竺君仪脸上一阵红,正色道:“我与他仇深似海,少不得要寻他了断当年年恨事。” 凌茜沉吟一下,道:“了断旧恨,何足为念,但是他和英儿……” 明尘大师不待她说完,迂自沉声道:“他和罗家既有不世之仇,跟英儿逢也水火不容,大嫂休是顾忌许多。” 凌茜点点头,黯然道:“但愿如此就好了。” 随即轻叹了一口气,又道:“事至如今,我只恨那绝情负义的东西,犹自藏头露尾,不肯出面,难道这些恩恩怨怨,也要咱们妇道人家来替他了结不成?” 这话,显然是指的罗羽,但众人却都默然垂首,无人接口。 蓦地,一声云板清鸣,将众人从沉默中惊醒,只听僧人报道:“罗英少侠和杨洛少侠莅寺。” 凌茜混身一震,目注竺君仪道:“姊姊,这事瞒不了他” 竺君仪含着两眶热泪,毅然起身,道:“事由我起,仍由我亲口告诉他吧!” 明尘大师横身拦住道:“大嫂,事关重大,总得等见到大哥之后,方好决定……” 竺君仪毅然坠泪摇头道:“不必了,他是我的骨肉,父母双亡,难道还能瞒他十六年? 英儿天赋聪敏,他自己能够分辨正邪是非……” 明尘大师无可奈何,叹息一声,侧身退开,竺君仪举步追出正殿,在场诸人,莫不深深感到她移步之间,竟是那么沉重——

本文由财神彩票app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七十七章 嵩山大会 圣心劫 高庸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